寒歌

记忆迷宫(8)

今天陪老妈去做hpv感染的复查。妹子们有条件一定要抓紧时间注射hpv疫苗啊!这病太可怕了(ಡωಡ)

————————————

【七】
城之内和晶叔紧赶慢赶到达上海记忆管理局的时候,五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城之内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大楼,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大门有可能会陷入记忆迷宫的恐惧完全控制了她。“记忆迷宫是对人的海马体的不定向性损坏,陷入记忆迷宫的人有的会丧失全部记忆,有的会出现类似阿兹海默症的症状……”城之内脑子里一直在回荡着这些描述。这是那位叫陉野的副手在路上告诉她的。

她无法想象大门变成那个样子。那个骄傲、可爱、贪吃、笨蛋的,拿着手术刀一脸得瑟的看着自己的大门变成那个样子——哪怕一丝的可能性都让城之内崩溃。但潜意识中有个声音在警告她:已经晚了。你来得太晚了,城之内。

晶叔看着城之内迟迟不肯进门,握了握她的手说:“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我们一起进去吧!”晶叔镇静的声音给了城之内稍许力量,她强迫自己抬腿向前走去。

这时,正在跟人讲电话的陉野突然提高了声音喊了一句:“什么?”然后压低声音匆匆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他脸色很凝重,扶了扶眼镜,对死盯着自己的城之内和晶叔说:“大门医生出了一点事,请跟我来!”说完便急匆匆地往记忆管理局里面走。

出了点事?难道不就是因为她会出事才来的吗?难道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城之内和晶叔对视一下,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绝望。他们俩互相握着对方的手,鼓励着自己,也鼓励着对方,跟着陉野一步步朝里走。

奇怪的是,进了门以后,陉野便带着两人进了一个黑漆漆的电梯,直接按了地下5层。为什么要去那么深的地下呢?据了解,记忆消除手术是在地上十层到二十层的手术室里进行的啊?城之内满腹狐疑地想。电梯运行飞快,还没等疑问问出口,已经到了。

走出电梯,城之内作为医生的嗅觉便敏锐地闻到了血的味道,是新鲜的血液的味道。她的心猛地抽紧了。然后她便看到,正对电梯的是一间装备精良的病房,里面挤满了穿着酷似陉野的男人,正焦虑不安地窃窃私语。男人们高大的身形挡住了视线,看不到病床上躺着的是谁。但是直觉告诉城之内,那群男人围观着、焦急地看着的,绝对是大门未知子。

“大家请让一让,我带来了大门医生的家人。他们都是医生。”陉野站在病房门口说。

里面的男人立刻同时转过头,肤色不同的脸上都显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终于有医生来了!”有人低声欢呼。

城之内几乎快停止思考的大脑此刻蹦出一个念头:“他们还需要医生,说明大门起码还活着。”她几乎有些“开心”了。

男人们立刻让出一条路,让城之内和晶叔过去。几乎同时,城之内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脸色苍白的大门。大门额头上缠着厚厚的、一看就不是很专业的绷带,上面渗着血;本来就很白的小脸现在更白了;她似乎睡得很安静,胸脯有规律地一起一伏。城之内条件反射地看向大门的体征显示屏:心跳55,血压95/60……在确认了各项指标虽然都偏低但是都还正常的时候,城之内感觉今天第一次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是活着的声音。

城之内走上前,把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大门手上,很凉。她问背对着的那群男人:“大门医生她怎么受的伤?”

后面的男人却都支支吾吾不说话。城之内突然感到不可压制的怒火,吼了一声:“告诉我怎么受的伤,我才能给她治疗!”

男人们被吓了一跳,互相推搡了一会儿,推出来一个印度籍小哥。小哥用不太听得懂的英语说:“大门医生用脑袋撞手术头盔!”

城之内费了挺大劲才听明白。用脑袋撞头盔?“为什么?”她没意识到自己看向那小哥的眼神带着杀气。

小哥哆嗦了一下,说:“大门医生的头盔有问题,被人复写了安全代码,不能撤销。大门医生为了终止手术,就把自己撞到失去意识了……我们是值班的工程师,就把她送到这儿来了。”

城之内不可思议地看着大门。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吗?还挺……聪明?城之内突然想到要命的事:“那结果呢?手术有没有终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大门医生一句话没说就撞晕了……”小哥不敢看城之内。

晶叔拉过陉野,急匆匆地问:“这种情况,有可能陷入记忆迷宫吗?”陉野摇了摇头,说:“不可预知。对半分的可能性。”

“大门她……昏迷了多久了?为什么不送去医院?”城之内问。

“四个多小时了。”小哥说,然后看向陉野,支吾着说,“是陉野先生不让我们送医……”

“城之内小姐也是医生吧,请为大门医生在这里治疗吧。”陉野打断了那位小哥的话,“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赶快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他把在场的工程师全都赶了出去。然后抱歉地对城之内和晶叔说:“十分抱歉,我不能让大门医生出这栋大楼。但是我会尽全力把最好的医疗设备带进来……”

“最好的医疗设备,恐怕也不能救陷入记忆迷宫的人吧……”晶叔的声音悠悠地飘来。

陉野楞了一下,扶了下眼镜,说:“就在刚才,我接到电话,已经查到安全代码是谁复写的了,我保证,可以还大门医生一个公道!”

“抓了替罪羊啊……”这次是城之内的声音。

陉野看着背对着自己,阴阳怪气的两个人,只好低声说了句:“大门医生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跟我说……”顿了一下,继续说,“对不起,我也有要保护的东西!”然后便离开了。

晶叔摸了摸大门的脸,对城之内说:“不管有没有进迷宫,脑震荡是免不了了。我们先保命,之后的事,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人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呻吟,然后就在嘟囔一些听不清的话。城之内赶忙趴在大门嘴边仔细听。“奶油味的……鲷鱼烧……比……红豆味的……好吃……”

城之内:“……”

晶叔:“……”

城之内:“这能不能说明大门桑好像没有陷进去?”

晶叔思索一下,摇摇头:“恐怕不能。对未知子来说,鲷鱼烧恐怕是不需要脑子思考的东西。这部分没有损坏,不代表脑子没坏。”

城之内:“……倒也是……”

话音未落,便看到大门缓缓睁开了眼睛。刚刚保持着趴在大门嘴边的城之内震惊地看向大门,便看到大门也正深深地看向自己,目光涣散,典型的脑震荡患者的眼神。然后她听到大门很清晰地声音:“博美,好美啊……”

这下,晶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绝对没被搞进什么迷宫里,绝对没有。不仅如此,睡了一觉还这么会说话了,果然原来是脑袋欠敲。然后他看到城之内突然开始边哭边笑,很了然地默默退出去了……

-------------------

据大门未知子后来声称,她脑震荡的脑袋完全不记得当日病房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拒绝承认自己的初吻已经被城之内夺去了,坚持要择日再献初吻。

但据城之内博美称,当日大门未知子目送晶叔离开之后,趁自己不备,一把搂住自己脖子进行强吻。吻了大概一分钟之后突然松口,说了句:“我要吐了……”便把头伸出床外狂吐不止。此举给自己(即城之内博美)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不管大门未知子怎么说,都不可能再和她行接吻之事了。“我怕再把你吻吐了!”每次大门试图强行接近城之内时,城之内都会悠悠地说这句话。大门未知子立刻不敢再动。

——

干脆这章就叫大门未知子为什么注孤生吧ԅ(¯ㅂ¯ԅ)没错我对大门未知子就是这么刻薄ԅ(¯ㅂ¯ԅ)

下章收个尾吧,累死我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