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歌

记忆迷宫(2)

呐,时间线的话,默认没有510了,我心目中大门桑生病什么的,不存在的~(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时间退回到三周前。

当晶叔听说了这个惊人的内部消息的时候,几乎是用跑着从医院赶回的医介所。彼时大门正趴在麻将桌,半死不活,在听到晶叔进门的一刹那突然跳了起来。

她扑到晶叔怀里边叫边摇:“晶叔,你怎么才回来啊,人家要被饿死啦!”声泪俱下,状极可怜。晶叔被摇得五脏移位,拿公文包拍了这只一米六八的人型挂件一下。

“未知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不是教过你熬粥吗,你就不会自己做吗?等将来我死了你也要跟着一块饿死吗?”晶叔边说边甩开大门钻进厨房。

看到晚饭有了着落,大门立刻多云转晴,嬉皮笑脸地跟进厨房:“晶叔才不会死呢!晶叔是不老不死的老神仙!”然后笑着跑出去摊在沙发上看杂志。

“神仙都能被你气死。”晶叔絮絮叨叨地洗菜,又絮絮叨叨地烧水。突然,想到了那件重要的事。他拎着锅铲跑出厨房,一脸不详的微笑,看着瘫成一团的徒弟,声音里带着怪腔:“未知子,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去做哦!”

“什么事比晚饭更重要?”

晶叔指了指自己的公文包。大门满脑门问号地打开,看到里面厚厚一摞病历。大门眼里立刻来了光彩,把病历全都拿出来摊在麻将桌上,像捡了宝一样开始研究。“晶叔,这是谁的病历啊?”她对着灯光看一张CT,“先天性的瓣膜闭合不全哎!”

“不光如此哦!”晶叔又指了指另一张CT,大门拿起来一看:“咦?还有胆囊癌,3b分期。”大门越看越疑惑,“晶叔,这是同一个人的CT吗?同时得了两个重病,是很糟糕,但是手术难度都不高啊?”

晶叔神秘一笑,说:“未知子,手术分成难的和容易的;病人嘛,要分成有钱的和没钱的。”

“那这个病人——”

“非常有钱哦!”

“晶叔好势利啊!到底是谁啊?”毕竟大门对钱还是很有兴趣的,所以“忍不住”问了一下。晶叔还没回答,玄关那里传来关门的声音。“我回来了——”

“太好了,是城之内回来了!城之内,有没有给我带鲷鱼烧?”大门激动地手脚都要离地了。

风尘仆仆的城之内博美把围巾挂在衣架上,好像放下了一路的疲惫,接着便瘫坐在了麻将桌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大门说:“大门桑,你不知道我是去北海道出差吗?二十分钟前刚下新干线,你竟然只是惦记着鲷鱼烧啊?”

“我……当然知道啦……这一周好想你的……”大门越说声音越小,头也埋进了衣领里。

“切,是想你的鲷鱼烧吧。也不知道是谁,半个小时前给我发短信,‘城之内你怎么还没回来啊?记得给我带鲷鱼烧来,晶叔不在,我!好!饿!’”城之内嫌弃地脸皱成了包子,但是从怀里奇迹般地拿出来一个袋子,“喏,给你的!”

大门闻到鲷鱼烧的味道眼睛都直了,饿狼一般一把抓过袋子就开始咬,被烫得嘻嘻哈哈。“慢一点啊,刚出炉的!”城之内在一边担心地看着。

“好!次——城之内万塞——”大门口吃不清地喊。

“话说回来,这都是谁的病历啊?”城之内也看到了麻将桌上的CT,“好倒霉的病人,两个大病都被他得了呢。”城之内惋惜地摇着头。

“这就是这周的重磅病人了。”之前一直微笑地看着她俩的晶叔说话了,“你们听说过上海记忆管理局吗?”

“当然听说过——”

“没听过——”

两人同时说。大门一脸惊奇地看着城之内:“那是什么啊,我都不知道哎!”

“大门桑,你是不是活在另一个次元里,这么大的新闻都不知道吗?算了,等会儿再跟你解释。晶叔,那这个病人——”

“是管理局的局长大人哦!”晶叔一脸骄傲,“听说是中国的福润富豪榜排名第十八的富人呢。”大门和城之内都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看向CT光片的眼神都变得敬畏了。

“我把这个病人从海老名医生手里抢了过来,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晶叔回厨房看着锅灶,留下麻将桌边的两个人头挨着头研究病历。

等到终于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城之内在道别之后便起身离开,大门也伸着懒腰准备上楼睡觉。这时候她看到城之内的围巾还挂在医介所的衣架上。外面寒风呼啸,大门想都没想就抓起围巾跑了出去。

好在城之内没有走远,大门紧跑了两步追了上去。她也没有开口叫走在前面的城之内,只是蹑手蹑脚走到她右手边,突然把围巾套在了城之内脖子上。城之内被小小地吓了一跳,她小小的慌张落在大门眼底化成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她两只手还抓着围巾的两头,不太长的围巾把两个人的距离缩到友达以上。大门一时不想放开,就这样看着城之内笑。

“大门桑!”城之内看到大门亮晶晶的眼睛里映着自己的倒影,倒影里自己的眼睛也亮晶晶的。她出声提醒大门,大门才慢慢把手放开。“谢谢大门桑,专门跑来。”

不知为何大门觉得城之内有时刻意的客气很讨厌,她摸摸了有点凉的鼻子,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天太冷了,路上小心点儿。”

“嗯,会的。”城之内回答着,也好像漫不经心地低下头。半晌,大门还在那里站着,也不说话,她只好又出声提醒她:“天冷,大门桑也快回去吧……你连外套都没穿。”

“嗯,走了。”大门倒没有犹豫地扭头便走,留下城之内愕然地看着路灯下被拉长了的大门的影子。突然,大门扭过头来说:“那个什么什么局的局长的手术,就拜托城之内医生了!”然后她又扭过头去,很潇洒地走了。

城之内茫然地对着空气说:“拜托什么的……反正大门桑不会失败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