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歌

记忆迷宫(7)

别看这章这么短吼,差点撸死我| ू•ૅω•́)ᵎᵎᵎ没事不要轻易开坑(ノ=Д=)ノ┻━┻

【六】
复查结果出来的当天晚上,晶叔兴高采烈地买回来头等牛肉要给城之内庆祝,却在医介所的麻将桌上发现了大门留下的字条。上面用斗大的字写着“我出门一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再联系。”语气比上次跑去宇宙都犀利。晶叔放下条子便打给了城之内。

“怎么办啊,博美,这呆子这次有点不对劲啊!”晶叔在电话里向城之内透露着自己的担忧。

放下晶叔的电话,城之内心神不宁地给大门打电话,没有接;发短信,也没有回。联想到昨天自己好像拒绝了大门的表白,城之内再也坐不住了——笨蛋大门不会想不开了吧?病情痊愈的喜悦瞬间被冲刷了个一干二净,城之内在家里呆不住了,抓起外套出了门。刺骨的冷风吹在城之内脸上,她才意识到忘了带围巾出来。她把领子往上拉了拉,缩着脖子边走边想,越想越委屈。

本来自己因为复查的事已经烦躁不安了好久了,每天被前途未卜的恐惧折磨着,谈到和未来有关的事都小心翼翼避开。这种时候开始一段新的感情,难道不是对两个人的不负责任吗?

当接到母亲的电话,意识到大门有可能先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她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回应,不能给大门希望。这样,复查结果不好,她也可以坦然离开,不至于留给世间一笔再也还不完的债。这些事大门那呆子不懂,也想不到。她不知道知道自己说出“我不同意”的时候是怎么死死攥住手掌的,她不知道自己看见大门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忍着眼泪的时候多想上去抱抱她。她拼命忍着忍着,手指把手掌抓出血红的手印。可笑的是,当大门不解风情地直接跑了以后她竟然还是有点生气。什么嘛,不应该再努力一下吗?我不值得你多试一次吗?女人啊,真是复杂的动物呢。但是如果大门当时真的死皮赖脸来求她,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恐怕会一时脑袋空空就答应了吧,毕竟大门撒娇的时候那么可爱不是吗?

城之内一通狂走,到了医介所。晶叔正抱着本凯西走来走去,边叹气边说:“完蛋了,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时候,门被拉开了,两人吓了一跳,急忙迎出去,却发现来人是一个没见过的年轻男人。男人显然很着急,满头大汗,来不及行礼便问:“请问!大门未知子先生是住这儿吗?”

“没错没错!”城之内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你是不是有大门的消息?”

“你们……是大门医生什么人?”男人犹豫了一下,问。

晶叔没有城之内那么慌张,他摸着本凯西走到男人跟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首先你先告诉我们你是谁?”

男人擦了擦汗,喘了几口粗气,说:“我叫陉野雄之,是上海记忆管理局沈局长的副手……”

这位副手还算有条理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两人。晶叔听完差点把本凯西摔了,城之内脸色惨白,几乎站不住。事发突然,两个人一时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请二位跟我去救大门医生!晚了就来不及了!” 陉野看两个人似乎吓呆了,便叫道。

晶叔首先反应了过来,说:“好,你带路。我们跟你去!”说着便去拿包。城之内也慢慢回过神来,她尽量克制住自己脑中匆匆闪过的让她崩溃的想法,但刚一抬腿,便差点摔倒。陉野眼疾手快地扶住她,满脸歉意地说:“城之内医生,很抱歉。我也是记忆管理局的人,如果报警的话,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会受牵连。所以这一次,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我带你们去上海,但请你们不要报警。”

城之内默默地点点头。她要去把大门带回来,那个呆子,烦了自己这么多年,就要把自己忘掉,这算什么?世上没有这么不公平的事。

飞机上城之内看着窗外的云彩,默默地流泪。晶叔双手合十祈祷着。两人都不知道的是,笨蛋未知子此时坐在手术椅上,按照Melody的指示依次按着左右手的按钮。进度条慢慢地由0%变成了5%,又变成了10%。

突然,头盔里的大门叫道:“喂!这玩意儿能不能撤销啊?”

Melody好听的女声回答:“大门医生,撤销工能当然有的。您要撤销本次记忆消除吗?请您尽快决定,进度超过20%以后就无法撤销。”

“我撤销!我要撤销!快给我撤销!我不要忘了城之内!我才不要忘了她!”大门已经口不择言。

“指令收到,下面请您按左手按钮两次,右手按钮一次,左手按钮一次……”大门手指哆嗦着按照指令按下了按钮。但是进度条没有停止。大门看着绿色的矩形慢慢延长。她想要起身,却发现双手被束缚带牢牢固定住。“喂!怎么回事,这头盔坏了吗?”过了片刻Melody才说:“不好意思,大门未知子医生,您的指令被高级指令复写了,无法被执行。”

“什么!什么狗屁高级指令,快给我停止!我命令你!”但是Melody没有再说话。大门绝望地看着进度慢慢变成了19%、20%、21%。她感到一阵阵恐惧,好像温暖从胸口流失。就这样了吗?永别了,我爱的城之内,从此我们是陌路人了……

——

其实这儿有bug,复查结果不可能当天全部拿到,但是,唉,算了,肯定不止这一个bug对不对。。。大家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