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歌

记忆迷宫(6)


【五】
但是当晶叔准备出门去找大门的时候,却看到大门推门进了医介所。“我回来了!”她神色如常,除了眼眶很红,甚至看不出一丝难过。她打开冰箱拿出一听啤酒,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然后打开笔记本开始研究明天的手术。

“未知子,你没事吧?”晶叔反而有点担忧了。这个小笨蛋不应该哭着跑回来求安慰吗?“切,我能有什么事?”大门耸耸肩。晶叔不禁赞叹,难怪大门能憋这么久才跑去给城之内告白,当事情和城之内有关的时候,她可真能隐藏啊。

“那既然没事,就好好研究手术吧,千万千万不能失败啊!”晶叔说完,便出去了。

大门盯着笔记本屏幕,却什么都没看进去。经历了刚刚撕心裂肺的伤心之后,她现在只剩下更深沉的懊悔,懊悔自己坐上了去镰仓的列车,懊悔向城之内善子吐露了掩藏了这么久的秘密,懊悔跑去表白城之内搞到现在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不,最该懊悔的,是没有管住自己的心,一不小心就沉沦在城之内博美的眼睛里。她不怪城之内,城之内没有任何错。只不过是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世间最平凡的一件事罢了。

大门的眼睛终于聚焦,看到了“记忆管理局”五个字。“记忆管理局?”大门喃喃地说,若有所思。“放心吧,那个什么局长,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我、是不会失败的!”

此时“那个什么局长”正焦急地坐在病床上,听着副手的汇报。显然记忆管理局的记忆消除技术出现了问题。沈鸿飞从二十多岁开始创业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危机。心脏在隐隐作痛,腹部也很痛,他无可奈何地问副手:“没有办法解决了吗?”副手摇摇头,压低声音说:“已经三起了,连续的。三个客户在进行了记忆消除以后陷入了记忆迷宫,无论如何也无法唤醒,基本处于植物人状态。还好三个人都是小人物,也没什么家人。我们拿钱打发了。但是之后预约的,可是临市的市长。而且……下个月就到预约时间了。”

“那帮工程师,一个个的拿着高薪,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沈鸿飞压低声音叫道。

“局长,您也知道。这项技术本来就不成熟,是您拉到了政府的投资,非要今年便上市运营。工程师们……一开始就是反对的啊。”副手是工程师出身,所以忍不住辩白了一句。

“不想干滚蛋!”沈鸿飞把枕头砸向副手。副手涨红了脸,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有一个测试的办法。但是,需要试验品……”

“说!”沈鸿飞抓过副手。

“我们需要一个试验品进行一次深层记忆消除,然后诱导他进入记忆迷宫,我们可以记录他的脑电波变化,希望能排查出问题。之后我们再把他带出记忆迷宫。”

“你可知道进入记忆迷宫的人海马体变得跟飓风过境似的,哪有这么容易被带出来啊。”

“所以,测试的风险很高,几乎不可能找到试验品……”

这时候,病房门被打开,大门甩着胳膊进来了。“喂,那个什么局长!我想做记忆消除!”大门站在沈鸿飞病床前说。

沈鸿飞觉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忽然就来了一个自愿的“试验品”。他看着大门,像看着一颗金蛋:“当然可以,大门医生!只要您能治好我的病,我免费为您提供一次真正的、完美的、深层记忆消除。哈哈哈……”沈鸿飞笑得露出牙床,大门也乐开了花:“那你放心,我不会失败的!”

副手擦了擦汗,想说什么但是被沈鸿飞瞪了一眼,便不敢再开口。

沈鸿飞的手术顺利到无聊的程度。大门专心致志地对付心脏瓣膜,加地喋喋不休地切除胆囊。还好麻醉医不是城之内,否则大门真的不知道如何做到专心。

提前两个半小时。“手术结束!”大门利落地宣布,然后绕过手术台,把手放在沈鸿飞的肩膀上。太好了,手术成功,记忆消除就可以免费做了。大门在口罩下面笑着,但看上去却像是在哭。加地和原守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鬼门对着沈鸿飞眼神那么复杂。

我忘了你,忘了对你的感觉,你就不会再困扰了吧,城之内医生。不知道你的复查怎么样了呢,不能陪你真的太抱歉了。大门端着糖浆坐在天台上。让我们继续做朋友吧!

城之内拿着自己的报告单,泫然欲泣。长长的报告单上,每一项都是正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自己从一个胰腺癌4b的病人变成了见过的最健康的人。生病前也有几项不正常的啊!难道大门未知子真的有魔鬼之手吗?她掏出手机想打给大门,突然想起来她八成还在手术,所有就先打给小舞,又打给了妈妈和晶叔。小舞兴奋地在电话那头唱起歌,两位老人则有点哽咽,倒弄的城之内有点后怕。

但从今天起就不怕了。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城之内来到天台上,想呼吸一下最新鲜的空气。啊,心里的石头没有了,好像空气都是甜的了呢!这时,城之内看到空无一人的栏杆边上,放着一堆打开了的糖浆盒。

___________

下一章需要重新构思一下,有可能明天放不出来了。看情况吧。逃——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