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歌

记忆迷宫(5)

【四】
“城之内,你出来一下。”大门抵达东京的时候还没到六点,她打电话给海老名请了一天假,也好心地打给城之内的部长,替她请了假。两位部长气地嗷嗷大叫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谁让人家两人是自由医呢。于是大门理直气壮地在早上六点十分敲响了城之内的门。

城之内好像也没睡好,黑眼圈不比大门小。她睡眼惺忪地打开门,说:“为什么要我出去,你就不能进来吗?”她侧过身,邀请大门进屋。大门一想也对,便不客气地踏进城之内客厅。城之内家她没来过几次,基本都是来送小舞的时候,从来没久留过。她脱了鞋就开始四处瞅。

城之内没有管她,放任她好奇心泛滥,径直去了厨房准备早餐。“既然大门桑来了,那就准备两份好了。”城之内说。“那就谢谢城之内了!”

“哎,城之内,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大门逛够了,便靠在厨房的门上看着城之内。

“我不问你就不说了吗?”城之内很淡定地说,“能让大门桑起那么早的肯定不是小事,是很重要的事吧。我就等着你说就好了,何必问呢。”大门目瞪口呆。“没想到城之内境界这么高了。”

其实城之内并不是境界高,而是知道大门为什么来家里。不愧是大门医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在接待了不速之客以后会担心地给自己打电话。昨天夜里十一点,已经休息的城之内接到了善子忧心忡忡的询问。电话里母亲说哄了大门好久刚刚睡下。母亲还说怎么办博美你好像伤了一个人的心呢。

被伤了心的人此刻正坐在自己的餐桌边嗷嗷待哺呢。看着害自己一夜没睡好的大门摇头晃脑的背影,端着两个碟子的城之内默默地叹了口气。大门桑,到现在你还在掩饰吗?

天知道,大门现在紧张的两手全是汗。但是又要装作和平时一样没心没肺,否则会吓到城之内的。大门简直要给自己的优秀鼓掌了。

“呐,城之内,你今天可以不用上班了,我已经替你请好假了!”大门开心地等待城之内的表扬。“知道了。”城之内点点头,放下饭菜。“啊?你怎么会知道的!”大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部长刚才打电话骂过我了。”城之内淡定地开始吃早餐。大门愧疚地说:“不好意思啊,城之内!我想到你明天复查会很辛苦,所有就自作主张替你请了一天假。”“那我损失的工钱要不要大门医生帮我付啊?”城之内问。

“好啊!”大门毫不犹豫地说。城之内夹菜的动作犹豫了一下,说:“大门桑不吃吗?”

“哦!吃啊,这就吃!”大门立刻端起碗来狂塞。

城之内却不再动筷子,而是专注地看着大门。终于,大门被看到心虚,也放下了碗,说:“怎么了呢,城之内?”

城之内轻轻叹口气,说:“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大门桑。你是在做什么呢?突然跑到我妈妈家里?”

大门一听出了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说:“城之内你……你都知道了?”她暗想城之内的妈妈不地道啊。

“然后又一大早跑来我这里,也不说正事,只是嘻嘻哈哈的。”城之内接着说,“大门桑,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其实我……我是有事想问你……来着,但是……”大门支支吾吾。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城之内很干脆地替大门把话说了。

大门从脑门开始变红,一直红到脖子里,支吾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那既然……那……既然你都知道……那你……你怎么想的呢?”

“我不愿意!”城之内说完便撂下筷子走人了。

大门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忍了好久才憋回去。她起身寻找城之内,看到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背对着自己。

大门委屈地站在沙发后面,对着城之内的后脑勺说:“为什么呀?”

“为什么?”城之内扭过头来,看上去真的生气了。好可怕啊,比抢饺子那一次还可怕。“大门桑不知道为什么吗?”

大门不知所措地摇了摇头。“那就请你出去吧!”城之内又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不看她。

半天没有声音,然后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城之内不可思议地站起来,看到客厅里空无一人。“真……真走了?”这次城之内真生气了,不是装的。

大门没乘电梯,蹬蹬蹬跑下十五楼,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一溜烟儿跑到楼角没有人的地方,她委屈地蹲下来,眼泪止不住地流。“什么吗城之内!故意逗我,逗完我又甩了我!坏蛋城之内!”

这边厢城之内扶着额给晶叔打电话,控诉他的笨蛋徒弟的行径。晶叔在电话那头笑成一朵花,然后答应沿途找过去把大门捡回来。这次失败的告白,给老人家的晚年生活增添不少笑料。

_________________

撸这章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我是城之内我会怎么做,然后发现我也会把笨蛋大门赶走的。(ノ=Д=)ノ┻━┻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