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歌

记忆迷宫(4)

这一章…怎么讲,就算是大门莫名其妙拜见了丈母娘的故事。还是空着手去的。(ノ○ Д ○)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
谁也没想到,大门也有对手术都提不起兴趣的那天。

“鬼门,你开胸以后我要怎么够到胆囊啊?”加地捧着饭碗来找她讨教。

“随便。能找到不就行了。有那么难吗?”大门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还有两天,城之内就要去做那次生死攸关的复查了。该死的五年生存率。把人命换算成数字,实在是荒唐透顶。

“请问,大门医生在吗?”是城之内委托的另一个麻醉医来找大门最终确认术式了。大门一直觉得这个不知名的麻醉医像一只大冬瓜。大冬瓜来到大门桌边,开始喋喋不休地絮叨一些麻醉事项,大门觉得心里越来越憋闷,办公室的空气已经不够她呼吸了。她嗖地站了起来,说:“五点了,我先回去了!”然后便换衣服离开了。剩下来的医生们大眼瞪小眼,原守最先叫了出来:“什么五点啊,明明才十二点半啊!”

公然翘班的大门医生压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只是觉得平日繁忙的电车莫名空旷,少了不少上班族。她坐在靠门的座位上,看着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发呆。出了医院,觉得无处可去,便跳进了最近的电车。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到哪里去,就像她的生活一样。记得小时候自己和爸爸住在横滨,却在东京上学,也曾经每天乘电车通勤。那个时候也会这样,如果放了学无处可去,便会随便跳进一趟列车,直接坐到终点再坐回来。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好像还是那个愣头愣脑,不会说话不会表达的小孩子。

要怎么说,又该说什么呢。对城之内,她能怎么办呢?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从窗里看到了海。她问经过的穿制服的高中生这是哪里,高中生一脸鄙夷地说:“镰仓啊,欧巴桑!”

镰仓吗?是不是天意注定,自己随便跳上的车,竟然带着自己到了城之内的老家?几年前一个樱花盛开的日子,城之内曾经带着小舞还有因为晶叔去美国出差而委托她照看的大门一起去过镰仓的老家。大门记得城之内家靠海不远,城之内的妈妈做的一手好菜。于是鬼使神差的,她凭着模糊的记忆,开始寻找城之内家。

等到她终于找到已经斑驳了的、写着“城之内”的名牌的老房子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晚,家家户户传来的饭香让大门饿的脸都皱了起来。她拉响门铃,里面传来和蔼的老妇人的声音,然后走出来一位和善的微笑着的老人,和记忆中别无二致的面容让大门瞬间有点回到家的错觉。

“啊,竟然是大门医生!”名叫城之内善子的老太太记性很好,免去了大门自我介绍的麻烦。“快进来快进来!真没想到,竟然是大门医生啊!”善良的老太太总是带着天然的亲和力,悄然拂去游子心头的不安和疲惫。大门并不是能和不熟的人顺利相处的人,但是城之内善子好像不动声色地率先迈出一步,把大门变成了家人。

“博美这些年,真是拜托大门医生了!”坐在榻榻米上正在左顾右盼地大门听到这句话,愣了。“伯母,这些年,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博……是城之内医生在照顾我啦!”大门不好意思地承认。

但坐在对面忙碌着沏茶的善子却坚定地摇摇头,很笃定地说:“不不!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清楚。”善子放下茶壶,开始回忆,“她很好强的,不是表面上那么随遇而安。什么事都要做好,所以才考上了优秀的医学院,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进入医局,遇到了一个优秀的男孩子,然后生了一个优秀的女儿——这就是博美前半生的经历。但我做母亲的清楚,她其实并不快乐。她的脾气,在大学医院里恐怕是处处受排挤的。加上那个岸田——我知道大门医生不会随便传话才告诉你的——那个岸田我一直不放心的,最后果然出轨了。”

出轨了?大门倒是第一次听说。这才是城之内离婚的真正原因吗?从没听她提起过。“嗯,那个岸田,我也一直看不顺眼的。”大门立刻猛点头,说。

善子被她这句话逗笑了。大门觉得她笑起来很像她女儿,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像城之内博美一样的美人吧。

“但是就在几年前,”善子接着说,“应该就是她决定做自由医以后,她明显开心了很多,和我通电话也不再只是敷衍地说些‘我没事’、‘我很好’之类的话了,会说一些工作里遇到的有趣的事。而且啊……”善子看了一眼大门,“会经常提到一位大门医生呢。”

大门刚喝下一口茶的差点喷出来。城之内你搞什么,没事提我干什么呢?

“我就想,这位大门医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想见一见呢。结果,她果然把你领回来了。”善子掩口笑。大门似笑非笑。“我一看,大门医生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

“不太一样吗?”大门问,“您想象我怎样?看到我以后觉得我怎样?”

“嗯……”善子思考了一下,才缓缓地说,“想象中的大门医生,对着不熟的人很冷淡,对着熟悉的人有点呆呆的。”大门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来城之内就是这么像母亲形容自己的了,还……贴切的。“可是我见到大门医生以后呀,觉得大门医生其实是个有点孤独,又容易受伤的孩子呢。”听到这句话,大门猛地抬起头,大大的眼睛红红的。

“你和博美差不多大,所以我不由得把你当孩子了。”善子看着大门,眼睛笑眯眯的,像极了城之内博美,又像极了自己去世已久,音容已经模糊的母亲。“大门医生没有看上去那么大大咧咧吧,其实大门医生的内心很敏感,很丰富,充满了爱。越是这样的孩子,越容易把自己武装起来,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内心吧。”善子接着说,但声音越来越遥远,大门觉得好像是自己的母亲在枕边轻声哄自己入睡。

“其实大门医生很喜欢博美这孩子吧。我看到你看向她的眼神,就全明白了。”善子最后说。大门被拉回现实,一瞬间在这个老人面前丢盔卸甲。她趴在茶几上,像受了天大委屈那样,抽抽搭搭地说:“对不起,伯母。城之内她要去最终复查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该说什么……我该怎么让她不害怕……我不知道……”

善子起身来到大门身边,抱住大门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像安抚着小时候的博美。“大门医生,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在那里,博美就很开心了。”善子轻声说。

“可是我不想只是在那里……”大门抬起头,哽咽着,试探着。

善子表情渐渐凝重,她沉思片刻,说:“那大门医生就要承受采取行动的后果。你要明白,凡事有因才有果。你和博美都是大人了,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入夜,大门躺在城之内小时候的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凡事有因才有果。城之内博美,你是那个因,但是能不能成为那个果呢?夜晚的镰仓寂静得让人恍惚,大门任由思绪飘飞,不知不觉,便回到初见的手术室。

   真是不礼貌呢,当时的自己。“那边的麻醉医”,啊,这算什么话啊。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大门希望能对当时的城之内说一句,“真高兴认识你!”大门问自己,已经喜欢城之内多久了?真的,好久好久了,久远到具体的时间已经模糊,几年的时间快要蔓延成一辈子。

等到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向善子道别的时候,天还未亮。她已经决定了——这种折磨人的暗恋需要停止,她要去和城之内说清楚。善子看到她不再迷茫的眼神,已经懂得了,只是轻轻抱了抱她,说:“要记得我说过的话,博美可是很要强的哦。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放得下。”大门坚定地点点头,挥别善子,跳上了江之电列车。

窗外波光粼粼,海岸线漫长曲折,这是亘古不变的景色。但是大门未知子终于不再害怕了。

_________________

啊 去镰仓看海坐江之电是我的新年愿望之一呢。但注定实现不了了(ノ=Д=)ノ┻━┻就让我大门爸爸替我去吧。

评论(2)

热度(13)